这种鸟儿少得很 把它杀了制标本(组图)

  须翡翠是翠鸟的一种,鸟身为橙褐色羽毛,双翼为深蓝色,有蓝色的眼纹和须,红色的鸟喙,喉部白色,有浅黄色的腹部和领。它的臀部和尾巴为深蓝色,比矮三趾翠鸟更小。

  生活在瓜达康纳尔岛上的须翡翠鸟,在黎明前和黄昏后都会鸣叫,发出一阵阵响亮的铃声。须翡翠栖息于瓜达康纳尔岛封闭的森林中,在海拔900米~1100米之间,在

  发现一只罕见的漂亮小鸟时,普通人的做法可能是拍张照片,然后在朋友圈炫耀一番。然而美国一位科学家的做法却是拍下照片,然后杀死它,再制成标本。据国外媒体昨日报道,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美国国立自然历史博物馆科学家菲拉尔迪身上,他和研究团队将一只罕见的翠鸟须翡翠制成标本的做法,引起公愤。

  据报道,克里斯·菲拉尔迪是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太平洋项目的负责人,他已经苦苦找寻这种橙、白、亮蓝相间的鸟类超过20年的时间。

  当他在澳大利亚东北部的瓜达康纳尔岛茂密的树林中考察时,听到了一种独特的叫声,而这种声音正是须翡翠鸟所发出的。他在博客中描述了当时的感受。“当我在树林阴暗的光线下走近它的鸟巢时,我止不住喘着粗气,‘天哪,须翡翠!’人类在世界上最知之甚少的鸟类就在那里,在我眼前,像一种神话中的生物走进现实一样。”

  然而在兴奋和敬畏过后,在几天的追踪里,他和他的同事用网捕获了一只雄性的须翡翠鸟,他们拍摄到了有史以来第一张须翡翠鸟的照片并做了相应记录。菲拉尔迪称,人类终于有了该鸟类的首批照片,以及其准确无误的叫声的首批录音。

  菲拉尔迪对《Slate》杂志记者表示,这就像找到了传说中的独角兽。然而,他们杀死了这只鸟,并做成了标本供以后研究。

  菲拉尔迪的发现令人惊喜,然其做法却使得科学界产生分歧。菲拉尔迪宣称,捕捉须翡翠是要制成标本做额外研究,但其他科学家认为这属于“没必要杀生”。

  菲拉尔迪表示,其实这趟旅程最重要的发现并非是找到一只须翡翠,而是发现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该鸟类的栖息地还在以一种如此富饶和无尽的方式繁衍生息。

  英国《独立报》援引菲拉尔迪的话称,他认为研究标本可以提供大量的科学知识,而且在未来可以帮助人类更好地保护这种美丽的鸟类。“我和我在所罗门群岛的导师形成共识,我们致力于保护这片神圣的瓜达康纳尔岛,我们收集的这只标本是希望的象征,代表着一种可能性,而不是损失。”

  他还说道,自己的团队确认在此地须翡翠有超过4000只的种群,捕杀一只并不会使其陷入灭绝。因为人迹罕至,所以人们在认知上对该鸟有所欠缺,然而这种鸟“并非罕见或濒临灭绝,而只是对西方科学来说知之甚少或鲜有耳闻。”

  然而据国际鸟盟称,在该区域仅有250只至1000只成熟的须翡翠,而且其已被划分为“濒危物种”。科罗拉多大学生态及进化生物学荣誉教授贝科夫对此批评称,“以教学及保育为名的杀生”必须停止。贝科夫通过《赫芬顿邮报》发表意见说,“什么时候才能停止杀死其他动物?我们需要认真严肃地考虑这一问题,因为太多的实验和教学研究太过血腥,完全没必要。”

  美国网友也留言称,“以教学为名或以其他名义的杀生都必须停止。这对未来的研究,对孩子们而言都留下了一个恐怖的先例,这种做法是错误的。”

  在不经意间发现这只须翡翠,最终将它制作成标本,是田间生物学家的标准做法,许多文献都强调了深度采集样本的重要性。采集单个样本会导致种族灭绝的指责是没有理由的,事实上,单个个体的牺牲可以为整体带来更多益处。任何个体生物的采集都要经过基本标准的判断,比如低于何种水平将会影响该种群的数量,采集要遵守相关指导规则,而且还要考虑到这一凭证标本的重要性。

  在过往的历史中,人类搜集了很多自然历史标本,通过它们可以探测和理解海洋污染物的影响;通过它们可以了解蛋壳为何会因为杀虫剂而变薄;研究人类起源到现在的体型变化,更是离不开标本。标本有其独特的意义与力量,不应被忽视。有了这只成熟的雄性须翡翠,我们可以得知许多材料数据,包括分子学、形态学、毒理学和羽毛等研究数据。这些数据,仅仅通过血液样本、个别羽毛或照片,是无法得到的。本组稿件综合 人民网 北京晚报(来源:成都商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hbc-arsac.com/xufeicui/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