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还没回猪又饿死 资金商场来了一批说相声的?

  昨天(1月31日),雏鹰农牧公告称,公司2018年预计亏损29亿元-33亿元,而导致其巨亏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

  对此,深交所向雏鹰农牧下发关注函,直指公司是否存在进行业绩“洗大澡”的情形。

  1月31日,雏鹰农牧披露《2018年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预计2018年净利润由-17亿元至-15亿元,向下修正为-33亿元至-29亿元。

  对于2018年巨额亏损的原因,雏鹰农牧在公告中提到了三个方面的因素,分别是经营业绩下滑、商誉减值准备及资产减值准备。

  其中,经营业绩下滑减少利润3.91亿元,商誉减值准备减少利润约0.9亿元,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减少利润约3.84亿元,对各项投资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减少利润约3.46亿元。

  对此,深交所向雏鹰农牧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公司销售生猪单价大幅下滑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说明公司于2018年集中计提各类资产减值准备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进行业绩“洗大澡”的情形。

  中山大学金融投资研究中心研究员 郑云鹰:三季度已经确认年报会亏损,既然亏损的幅度比较大,不如干脆把过去的一些包袱彻底处理掉,然后来一个财务大洗澡,以后就可以轻装上阵。所以,雏鹰农牧应该存在财务大清洗、大洗澡的嫌疑。

  对于经营业绩下滑的原因,雏鹰农牧在公告中这样解释“由于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致使生猪养殖成本及管理费用高于预期”,可不少网友和投资者对此并不买账,并提出了不少质疑。

  网友“达达小南”说:“不能用一部分猪换一部分猪饲料吗?非得死心眼地全批饿死?”。

  网友“偷鸡贼9527”说:“跟獐子岛扇贝跑了有异曲同工之妙,猪跑不了,于是只好说猪死了”。

  深圳前海宝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 黄河愿:如此大量的大面积的生猪死亡,我个人认为这个是需要认真斟酌的,也是存疑的。

  深圳中金银海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李智超:这几年来,公司产生了很多的债务包袱,盲目地从资本市场进行扩张,吸取资金,那么现在形成了一个资金面的压力。

  中山大学金融投资研究中心研究员 郑云鹰:它为什么资金紧张?为什么猪饲料供应不及时?可能还是跟前些年的经营债务过度扩张,产能过度扩张,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还有网友给雏鹰农牧算了一笔账,雏鹰农牧这一亏到底饿死了多少头猪?根据猪价格网统计,全国各省外三元猪均价为11.25元/公斤,按每头猪50公斤计算,经营业绩下滑减少利润3.91亿元,大概要“饿死”约70万头猪,实在是不可思议。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11月,雏鹰农牧刚发布了“以肉偿债”的方案,有债权人与深陷债券违约事件、没钱还本付息的雏鹰农牧达成“以肉偿债”协议,接受以实物偿还债务本息。还债实物除传统生鲜肉品外,还包括附加值较高的生态肉、火腿等产品,甚至万元天价火腿也在抵价物范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hbc-arsac.com/shanbei/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