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定州乡野逮蛐蛐

  是玩蛐蛐的三部曲。文物专家、收藏家王世襄酷爱蟋蟀,著有《蟋蟀谱集成》、《秋虫六忆》。野草抽出将要结子的穗子,庭树飘下尚未全黄的落叶,都会使人想起一别经年的蛐蛐来。

  那时住在甘家口八号院戊楼,对面丁楼上初中的大孩子们,一进8月就开始到玉渊潭捉蛐蛐。捉回来在楼前把斗盆就地摆开,纸卷儿里的蛐蛐经过大小比对,一双双放入斗盆,探草频频抖动,蛐蛐鼓翅鸣叫,威风凛凛地张开凶悍的大牙,开始勇猛较量。1966年秋,我离开外公外婆家,搬到母亲居住的西总布胡同,那里和甘家口八号院的孩子一样,斗蟋成风。待到立秋,三五伙伴,步行到大北窑、六里屯捉蟋蟀,然后摆盆、布阵,一番天昏地暗地拼杀。蟋蟀以厘码称重,八厘虫可为尤物,是孩们的梦想。

  1970年白露之夜,我在东郊乐器厂露天木材库听到几声类似蛤蟆的虫叫,这无疑是大蛐蛐的叫声,我狂喜地蹲在树下一动不动。漫长的半小时过去,这虫鼓翅再叫,我终于测准方位,捉住后方知美梦成真,八厘虫王不再是传说。我满心狂喜正要回家,又听远处传来从未听过的蟋蟀叫声,清澈、传远,声音如同金属质地。顺声寻去,掀起几百米外的一沓木板,电筒强光下,一条紫头蟋蟀银背灿灿,神态清奇,格外醒目。和刚捉的大虫比,它几乎无足轻重,我随意用手捉起放进纸卷。

  回到家,新虫王让我彻夜无眠,芡草一探,开牙鼓翅,威风八面。我乐得合不上嘴。约战的小伙伴彻底要猴吃芥末——傻眼了!忽然记起后捉的紫银背,不如先试试大虫王的勇猛。放进斗盆,紫银背显然要小,没等引探,已然开斗,仅仅几回合,大蛐蛐猛地被甩出罐外,这让我惊出冷汗,我急忙罩回重新放入,瞬间又被咬出,正蹦到我家花猫嘴下,一口下肚。我万念俱灰,这一夜无法入睡!

  清早,小伙伴捧着蛐蛐罐来叫阵。我告诉他们昨夜捉了八厘大虫王被猫吃了,他们嘲笑我说梦话。我解释原由,然后捧出紫银背,众人惊呼,这只也不小呀!晨光下,紫银背全须全尾,双翅银光闪闪,芡草轻刷,亮出紫墨钢牙。兵不血刃,叫阵的蟋蟀全军覆没。紫银背从此在京城的斗蟋人中名声大振,战胜无数“将军”、“元帅”。尤其它金属质地的叫声,堪称一绝。

  二十年后,我有幸拜奇人高彦亮为师,渐渐领悟了蟋蟀文化的真谛。斗蟋始于我国唐代,到宋朝已然鼎盛,更有宰相贾似道玩虫丧志,斗蟋误国之说。传说当时捉到虫王上贡,可换一生荣华富贵。沿革清代,不仅王公及八旗子弟,连京城街巷的百姓,也斗蟋成风。听高先生讲虫,让我脱胎换骨领悟新的民俗境界,蟋蟀引申出的生命传奇,堪称绝妙。他不仅讲述赵子臣、李善长与梨园大家和社会名流的精彩虫缘,还传授科学的观虫之道:一色二相,两只蟋蟀比斗前先要断色比色,色贵整、正、真。一旦色输,满盆皆输。高先生出神入化,听叫辨蟋蟀颜色,早秋看虫,便知秋分定色和适龄期的打斗走向。

  我调中国作协后,发现机关值夜班的桂师傅是虫迷,同事中喜爱斗蟋的人很多。作家高洪波,年年秋冬颇爱饲养鸣虫。那时我常去官园找山东老乡买蛐蛐,想起紫银背,捉虫的情趣更为享受。听说河北定州、曲阳出好虫,于是和高洪波、刘小放一拍即合。刘小放时仼河北省作协常务副主席,他拉上诗人杨松霖,我们童心未泯地相聚曲阳,开启寻觅虫王之旅。

  曲阳是汉白玉之乡,名不虚传,可夜晚蟋蟀叫声,却令人失望。我们转赴定州,住在杨村一户农家,吃农家饭,喝老窖酒,大谈历史上蟋蟀之王的奇闻轶事。夜里鸡在树上房顶睡,猫却躲在鸡窝,而我们四人则睡一张大土炕。凌晨三点,我叫醒他们,带上手电、蛐蛐罩子,大有一举捉到虫王的架势。乡村之夜,美到极境。星光下的青纱帐翠影婆娑,秋声草曲伴虫鸣,合成天籁之音。经验告诉我,捉蛐蛐一定要找到出大虫的宝地。蟋蟀有灵性,是人间尤物。与虫王结缘,一生不可多得。我正因听不见大蛐蛐叫犯愁,忽听远处洪波大喊:世尧,我捉到虫王了!小放用电筒一照随即高呼:世尧快来,这条大虫横竖有十厘了!我大感意外,兴奋之极却怀疑起来,走近一看,洪波罩住的竟是只母油葫芦。

  多少年后,我们谈及定州、曲阳捉虫之事,依旧开怀大笑。虽未捉到虫王,却留下无比珍贵的回忆。紫银背是异形蟋蟀之王,数十年中并不多见。如今我养虫,不再让它们生死搏杀,因为斗一盆会减损蟋蟀寿命。蟋蟀给人类带来愉悦,我们应给予善意回报。人也一生,虫也一生。

  华夏收藏网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华夏收藏网合作媒体,华夏收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华夏收藏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联系电话 邮箱:

  请您注意: 如果还没有注册,请先免费注册为华夏收藏网的会员·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华夏收藏网以及交流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您在华夏收藏网发表的作品,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本站常年法律顾问: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陈先生)涉密不上网,上网不涉密 杭州趣得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hbc-arsac.com/ququ/103.html